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看到法国总理在北京笑容灿烂 有一个国家急了

  原标题:锐参考|活该受刺激!看到法国总理在北京笑容绚烂,有一个国度急了……

  参考音讯网6月26日报道(文/芮思客) “我希望在8月份之前能够看到第一批装满法国牛肉的集装箱运往中国。”

  法国肉类出口协会主席马克·菲特5月份表达的这一愿景,这两天正日渐明晰起来。

  “在因疯牛病危机被禁运17年后,法国牛肉将重返中国。”法国《回声报》25日报道称。

  据报道,在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访问中国期间,中法两国25日在北京就解禁法国牛肉进口达成协议,为在几个月内重启这项贸易铺平了道路。

6月2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法国总理菲利普共同列席中法企业家座谈会。(新华社)6月2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法国总理菲利普共同列席中法企业家座谈会。(新华社)

  “这是法国牛肉业历史性的一天!”随菲利普总理访华的法国度畜及肉类行业分离会会长多米尼克·朗格卢瓦难掩激动。

  但是,就在与中国进一步增强互信、深化协作的法国迎来“历史性的好音讯”之时,有一个国度却正堕入绝后焦虑——

 “中澳之间的慌张关系正在要挟牛肉对华出口!” “中澳之间的慌张关系正在要挟牛肉对华出口!”

  这两天,随着澳媒不时发出以上正告,一度占领中国进口牛肉市场五分之一江山的澳大利亚,无疑感遭到了压力。

  “这个好音讯,法国牛肉业等了很久”

  “中国解除对法国牛肉的禁运”“法国牛肉将很快回到中国”“菲利普带回了好音讯”……

  25日,在菲利普总理此次访华行程的最后一天,法国各大媒体纷繁将眼光集中在牛肉身上。

  法新社报道称,中法两国总理25日在北京见证了法国牛肉输华议定书的签署。

法新社报道截图法新社报道截图

  至此,法国成为继爱尔兰、荷兰和丹麦后,第四个被中国解除牛肉进口禁令的欧盟国度。

  对法国牛肉而言,这是长达17年的漫长等候——

  2001年,因欧洲迸发疯牛病危机,中国开端遏止进口和销售自包括法国在内的13个欧洲国度的牛肉及牛肉制品。

  2017年上半年,鉴于法国在内的全球疯牛病防控水平得到有效提升,中国质检总局分离农业部发布公告,解除对法国30月龄以下牛的剔骨牛肉禁令。

  而昨天法国牛肉输华议定书的签署,则被法国媒体以为是持续17年禁令的正式终结。

  面对这一“破冰”式停顿,法国牛肉业自是充溢等候。

  路透社25日报道称,法国度畜及肉类行业分离会表示,目前中国曾经向7家法国屠宰场发放了答应证,估量对中国的实践牛肉出口将于9月份完成。

  “这个好音讯,法国牛肉业等了很久。”该分离会会长朗格卢瓦说。

  朗格卢瓦还表示,希望未来每年能向中国出口至少3万吨牛肉。

  据了解,中国在2017年进口牛肉近70万吨,价值约33亿美圆。

  在法国公共电台看来,如此庞大市场的解禁,对法国牛农来说无疑是一个福音。

法国公共电台网站报道截图法国公共电台网站报道截图

  路透社也以为,中国解除法国牛肉进口禁令,能够缓解搅扰法国牛农的难题——因价钱低廉、国内牛肉消费量降落等缘由,他们多年来不时在苦苦挣扎。

  而在外界看来,无论是产业的等候,还是牛农的福音,都离不开中法之间日益紧密的政治共识和协作意愿。

  法国人为牛肉“翻身”喝彩之时,这个国度却堕入焦虑

  不过,就在法国人为自家牛肉重回中国人餐桌而喝彩雀跃时,另一个国度却堕入对牛肉出口的慌张和担忧。

  “澳大利亚牛肉出口遭到冲击,堪培拉感到慌张。”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网站5月31日就用一整篇报道诉说了对牛肉对华出口低于预期的焦虑。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网站截图《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网站截图

  文章提到,去年7月,中国曾因产品标签标识不规范暂停从6家澳工厂进口牛肉,今年固然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希望向中国出口牛肉,但没有如愿。

  路透社6日报道称,中澳双方于2016年3月就已商定拓展中国牛肉市场的协议,但停顿似乎并不顺利。

  报道征引澳大利亚肉类行业委员会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哈钦森的话指出,目前有26家澳公司仍在等候向中国出口牛肉。

  报道还称,在多家澳大利亚葡萄酒企业称在中国海关被“延迟入境”后,澳牛肉出口企业同样对在华生意前景感到担忧。

路透社报道截图路透社报道截图

  在许多澳商界人士看来,这一切与堪培拉两年来对中国的争光和指控不无关系。

  “堪培拉和北京之间的慌张关系会要挟到两国之间的贸易和投资。”《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征引澳商界人士的正告说。

  正如中国海关在职责范围内对澳产葡萄酒中止抽核被臆断为“延迟入境”,即便澳媒强调“没有证据标明中国是由于对澳感到愤恨而影响了牛肉出口”,焦虑心情仍在澳商界进一步蔓延。

  不久前的一篇文章中,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网站就关注到有中国媒体试图呼吁“减少对包括牛肉在内的价值数十亿美圆的澳商品进口”。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网站截图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网站截图

  固然文章征引哈钦森的话强调,澳大利亚的牛肉出口依然安全,但对澳牛肉出口遭冲击的担忧仍无法掩盖。

  “(贸易假如遭到影响)可能会影响整个澳大利亚经济……我希望政府采取一切措施来确保澳大利亚红肉在中国的市场。”哈钦森说。

  而就在法国牛肉将重返中国的音讯传来,中国网友不约而同牵挂起澳大利亚的反响也从侧面印证着这种担忧。

  政治上遏制,经济上搭便车?专家:不真实际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院研讨员高程看来,面对法国牛肉重新进入中国市场,澳大利亚方面正在滋长的忧虑不无缘由。

  “当前中澳两国关系堕入低谷,经贸联络也会在一定水平上遭到影响。”

  高程指出,在中澳两国贸易中,牛肉和红酒等产品与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不同,可替代性较强,其他进口来源也比较多。

  “法国的牛肉和红酒也很好,中国增加进口渠道之后,民众自然会依据自身喜好做出选择。”高程说。

  一边是共识和意愿转化的协作成果,一边是成见和争光带来的忧虑不安。面对此景,正如香港《南华早报》所说,澳大利亚企业不愿成为“夹在中澳关系这个三明治之间的肉”。

  据路透社报道,近一段时间以来,澳酿酒业不时在经过各种努力,敦促政府采取更多措施来终了贸易慌张局势。

  不只是商界,澳政界呼吁改善中澳关系的声音也是不绝于耳。

  5月17日,澳大利亚贸易和投资部长史蒂文·乔博在上海敦促中澳双方“合帆并进、相互辅佐,找到通往大海彼岸之路”,被《澳大利亚人报》称为“里程碑式的讲话”。

  澳前总理霍华德也在不久前呼吁政府终了与中国之间的外交“冻结”,经过面对面谈判来修复关系。

  而澳总理特恩布尔在上周列席活动时也不得不招认,“中国庞大的进口市场是其他国度无可比较的,必将带动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长”。

 特恩布尔 特恩布尔

  在中国国际问题研讨院国际战略研讨所副所长苏晓晖看来,中法之间的协作是基于中国扩展开放与协作的政策趋向,“并非为了做给谁看”。

  但苏晓晖同时强调,中法协作成果在客观上也展示出,国度间的协作必需树立在相互尊重和协作共赢的基础上。

  “一些国度一方面在政治战争安上对中国中止遏制,一方面又希望在中国经济展开进程中搭便车,这种想法是不真实际且不可持续的。”苏晓晖说。